您的位置: 乌海资讯网 > 娱乐

前世今生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06:17:41

我独自一个人,站在银月殿后的浮生潭前。  看着那一湾幽蓝若海的潭水,想起莫姨在临行前千叮咛万嘱托的话语:  “冰丫头,如果你能顺利的走入银月殿,而不被里面的禁锢所左右。那么,请你一定要记住:无论如何也不要去银月殿后院的浮生潭。那潭里面生长的莲花,可不是那些凡尘俗世的莲花所能比拟的!  它们是由魔界数亿万年以来,无数的魔星被杀死囚禁后的精魂所生成。一个不小心它们可能就会夺了你的魂魄,吞了你的精魂,噬了你所有的心头之血。那些血魂莲之所以妖娆,就是因为埋葬在下面的精魂越多,它们就愈加可以生长的肆意妖娆艳治,邪魅逼人!与它们而言,凡人的精魂,就是它们最甜美,最可口的食物和滋补品!  看着浮生潭里的那些肆无忌惮,恣意张扬的血魂莲,嘴角绽出一丝凉薄的微笑。这些血魂莲下,也不知道埋葬了多少凡人的精魂?  夜未央。  银月殿里端坐着高贵优雅的君王。琉璃瓦,白玉屏,金碧辉煌的厅柱,锦缎铺地的御廊。  铺就在我面前的仿若一幅经年不息,流光溢彩的画面。  高高的占星台上,卓然挺立着一抹青色的身影。风吹起他恍如泼墨的长发,俊朗的面庞,刀削斧凿般犹如造物主神来之笔的轮廓,讳莫如深的神情,沉静如千年古潭般毫无一丝波澜的面容。  他剑眉紧皱,困惑而又担忧地看着眼前纷乱复杂,毫无章法可言的星象。做为王朝的首席占星师,倾月朗无疑是最优秀,最卓绝的!哪怕是作为他师父的南宫樾现在的实力,都难以与他媲敌!  然而,他却无论如何也占卜不到,他妹妹倾月颜的未来星象……  画面流转,场景变换。银月殿对面的倾星殿,晶莹的琉璃盏,唯美的满天星,大片大片的山茶花,薰衣草,紫丁香……这里无疑就是一片花的海洋!  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,穿着月白色的天蚕丝长裙,像一只快乐而又忙碌的银蝴蝶一样,穿梭在花丛中。  “哥哥!”女孩儿看到倾月朗,欢快地叫了一声。在花丛中如翩跹着的精灵般穿花拂柳,迎了过来。  “嗯!”倾月朗低低的应了一声,声音犹如古琴般韵味悠长,特别的好听。  “哥,怎么样?测出来了没有?”倾月颜语调轻快动听,宛如林间婉转的百灵鸟一般清脆动人。  “唉……”倾月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神情有点沮丧,懊恼。  “颜儿,哥觉得自己这个首席占星师做得特失败!连自己亲妹妹的星象,都测不出个所以然来……你说,哥当得这叫那门子的占星师?”  “哎呀,哥哥!”倾月颜非常不淑女地赏给倾月朗一个“卫生眼”。嘟着粉嫩娇艳如樱花般的小嘴儿,柔白细嫩的小手拉扯着倾月朗的袍袖,颇为不依的撒娇道:  “颜儿不许哥哥自怨自艾,如此埋汰自己!在颜儿心里,哥哥是王朝当之无愧的首席占星师,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大丈夫!颜儿以后不想再听见,哥哥如此自嘲地自己挖苦自己。否则,颜儿会不依的,也是绝不允许的,听到了没有?!”倾月颜故意板着一张娇俏可人的脸,半是威胁半是安慰的说道。  倾月朗伸手宠溺地揉揉她的头,善意的打趣道:“鬼丫头,马屁精!就会说些让人啼笑皆非的话语,还一脸我很有理的样子!”  “怎么,哥!合着你对我有意见啊?那你来咬我啊!”  倾月颜故意做出凶巴巴的样子,配合着她那古灵精怪的表情,使自己看起来颇具有“气势汹汹”的小模样!  看着妹妹搞怪的样子,彻底的取悦了倾月朗。  “你呀!真是个鬼灵精!”倾月朗满眼宠溺地用手指点点倾月颜光洁的额头,满脸笑容的打趣道。  倾月颜是天乾王朝镇国大将军倾世远的小女儿。自幼就天赋异禀,惊才绝艳。小小年纪,已经可以招唤天上的二十八星宿的星脉之力为自己所用,组成神秘莫测的星脉图,用星力攻击,不说能移山填海,也可以劈山斩脉。  倾月颜的出身高贵,天赋惊人,早早地便被天乾王朝的少主端木星睚定下,成为他的准王子妃。他们自幼可以说是青梅竹马,一起习文练武,相伴长大。感情自是深厚,眼看着婚期将近。不想,王朝在一夕间发生了前所未有的突变。  动乱,以焰云殿为首的叛军,势如破竹,很快就攻占了天乾王朝大部分的城池,领土。倾月颜的父亲战死沙场,倾月颜的哥哥神秘失踪。  自此,天乾王朝的气数尽了。国王被杀,王子被俘。镇国将军为国捐躯,马革裹尸。王朝的首席占星师,生死不明!覆朝之下,岂有完卵。纵然,倾月颜有着可以移山填海的星脉之力,也是孤掌难鸣。  最终结果可想而知,倾月颜也逃脱不了被俘虏的下场。若非她的名头过盛,那位俘获她的将军不敢自作主张,妄下酷刑,恐怕她也难逃被那些如狼似虎的士兵欺侮糟蹋的命运!她只是被下了软筋散,封了星脉之力,被带到了新任国主莫风的面前。  倾月颜一身天蚕丝的月白色丝质长裙,早已被血迹染红。脸上也染上了战场上的风沙,尘烟,火色。衣未换,脸未洗。一身狼狈的她出现在年轻的国主面前。即便她如此狼狈不堪也挡不住她那满身风华。  年轻的国主莫风,只一眼就被她那光风霁月的风华所吸引。鬼使神差之下,亲手为她解开了绳索。并许下承诺:“只要你愿意为我烟云殿效劳十年,成为我们的首席占星师,那么十年之后,我可以还你自由!”  为报国仇家恨,倾月颜心下百转千回。靠她一个人想要报此深仇大恨,无疑是痴人说梦,以卵击石。她决定先假意应允,然后再徐徐图之。  自此,倾月颜便投城烟云殿的麾下,为莫风每次的攻城掠地出谋划策,占祥卜瑞。成为莫风手中的一大杀器,大杀四方。  很快地,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。焰云殿的势力,便横扫四方,扩展了近万里的疆域范围。  然而,对于倾月颜这个前朝大将军的嫡亲女儿,是否是真心归顺焰云殿,是否是真的心甘情愿为焰云殿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,效犬马之劳?再这件事情上,莫风手下的臣子们还是颇有微词的。  焰云殿并非只有倾月颜一个占星师,当有人提出质疑的声音时。焰云殿属下所有的占星师们开始行动了。他们集所有占星师的星力,测出了倾月颜的未来星象。  倾月朗只所以没有测出来妹妹的星象,是因为:倾月颜的星象被人给生生的打断了,他只看到了一片迷茫,纷乱的星象。却无论如何也看不到倾月颜未来的方向。而那些焰云殿的占星师们,集所有占星师的力量,也仅仅只是看到了那蔚蓝湛然的星空中,四个用血色染就的妖异大字:祸世妖女!  此星相一出,立刻风云突变,人心惶惶!尽管那晚的占卜结果,被莫风下了死令:不得外传,违令者杀无赦!而那些占星师也都被莫风,以雷霆手段诛杀。但是,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。更何况那晚的占卜,连上天都出现了血色预警!  莫风的手下,有不少不畏生死的忠臣良将来拼死进谏:“祸世妖女不除,定会伤了焰云殿的百年根基,国之祸也!”被莫风三言两语的给打发了:“行了,宰相大人。孤看是您老上了年纪,老眼昏花了!居然道听途说,听信那些唯恐天下不乱之人的蛊惑。依孤之见,您老该告老还乡了!回咱们焰云殿的老家,烟云海那里享清福了!”  莫风一句轻飘飘的告老还乡,身为三朝元老的宰相大人便被打发回烟云海老家了。  然而,事情并没有因此而结束。反而愈演愈烈,这天晚上,月郎星稀。倾月颜一如往昔地来到了王城最高的占星台上,为下一场战役占卜星象。  她刚刚曲起手指,还没有来得及招唤星相,就听到一个声嘶力竭的叫骂声:“莫风,你这个昏王!你被那妖女迷了眼,失了心!你早晚会死在那个妖女的手中。想我堂堂焰云殿的十万兵马大元帅,为了焰云殿征战沙场,寒衣铁马,马革裹尸。如今却只因为老臣我说了一句:让你杀了那个女人和前朝王子,以免养虎为患!你居然就因此而要杀我,你让我们那些战死沙场,为国捐躯的儿郎们,情何以堪?我们没有死在沙场上,却死在了我们为之效忠的君王!想我焰云殿百年基业,万里疆域,早晚会被你这个昏王毁于一旦,到头来也逃脱不了——为他人做得嫁人裳的厄运!”  “刽子手,堵了他的嘴!行刑!”高高的监斩台上,传来莫风冷酷无情的声音。  借着监斩台上的灯火,倾月颜看清了那个即将行刑的将军的面容。  居然是当初俘获她的那个将军。铁血的令牌被莫风一挥手,毫不犹豫地掷入法场的大理石地面上,刽子手的鬼头宝刀,高高地举起,狠狠地落下。  “咕噜!”一声那个将军的头颅被毫不留情地砍落阶下,殷红的鲜血喷薄而出,血染法场!那个将军的死并没有带给倾月颜不必要的困扰,她本就是冷情之人,更何况那个将军与她有杀父之仇!  让倾月颜感兴趣的是,那位将军临死前的话,她的未婚夫端木星睚,还活着。她要去见他,最好能够救出端木星睚,然后再去寻找她的哥哥一一倾月朗,等十年之后,自己自由了,就离开这里!  接着,画面转换。眼前的浮生潭再次风云变幻,波光粼粼,荡漾开来。类似于时空逆转,有又点像一部诡异莫测的三维立体电影。。  接着,我看到了倾月颜心心相念的那位未婚夫一一端木星睚。他也是一个曾经美到极致的绝色男子,精致的五官,深深的轮廓。只不过,现在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成了独眼人。  端木星睚独自一个人,坐在冰冷刺骨的冷宫里。一动不动地像樽中了符咒的雕像,地上是一滩早已经变得暗红色的血迹。他的左眼只剩下一个空洞的眶架。就像是一只幽深的枯井,再也荡漾不起美丽的涟漪!倾月颜在看到端木星睚的一刹那,满头青丝,转眼白发。倾月颜依着廊柱,慢慢地倒下去,嘴里吐出一口腥红的血迹,在金色的阳光下发出刺目的红光。  然后,倾月颜病倒了。毫无症状的发烧,莫以名状的心痛。整日整夜的昏睡……彻底的颠覆了她的生活!  倾月颜独自一个人行走在那个无边无际诡异之极梦境里。那里盛开着漫天漫地的血隐莲。  倾月颜看见父亲悲烈地死在那个将军的手中,跌落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上,被无数的铁蹄践踏!她看到哥哥,被数以万计的暗卫追杀了最后被逼得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跳下悬崖!她看到,她的母亲,满身血污,流着血泪对她说:“颜儿,颜儿……我可怜的孩子,离开…离开这里!离开这里!离开……端木星睚!”  为了救治倾月颜,国主莫风下了手谕:广招天下名医,为倾月颜治病。年轻的国主莫风,每天除了忙于政务以外。几乎把他所有的时间都耗费在了倾月颜身上。  莫风伸出双臂,将倾月颜深深地拥入怀中。他将脸埋进她白色的发丝里。我听见他对她说:颜儿,醒来吧!只要你能安然无恙的醒过来,莫风愿意付出任何代价!颜儿,无论你是人是魔还是妖,莫风今生今世绝不会离开你!”  “砰”的一声,倾月颜醒来的瞬间,一把推开了莫风。床头柜上的药碗,也随之砰然落地。  “为什么?莫风,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为什么?他已经是你的阶下之囚了,你为什么还要残忍地挖去他的眼睛?”倾月颜情绪有些失控地怒声质问道。  莫风怔怔地看着她,足足半晌,一语不发。没有承认,也没有为自己辩解。莫风眸光深沉地看着倾月颜,眼神中隐藏着太多太多莫以名状的情绪……  “原来,在你眼里莫风我就是那种表里不一,残忍到不择手段的人?原来如此!好,很好,非常好!既然如此,我就残忍给你看,否则实在是对不起你对我的评价?!”莫风嘴角绽出一丝嘲讽,邪魅得冷笑。之后,狂笑着拂袖而去!  接下来的故事,就像是一部狗血的爱情泡沫剧情一样。在倾月颜病情刚刚稳定之后,有人又送给她了一个大大的“节日礼包”。  你们绝对猜不到“礼包”里面装得是什么…………  看到“礼包”的一瞬间,倾月颜心底就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。当她颤抖着双手,打开了那个写着“知名者不具”的大礼包。  当她打开礼包之后,扑面而来的血腥味让她差点没把手中的礼包给扔出去。里面装着的是一块块儿血肉模糊,面目,狰狞恐怖的尸体。而尸体的胳膊上的一个朱砂胎记,证实了死者的身份。  正是倾月颜一直放心不下,牵挂不已的哥哥一一倾月郎。  接下来的故事,就狗血淋头得像一出被刻意彩排的恶俗的八点档言情剧一样。  倾月颜在收到了倾月朗被肢解的尸体之后,沉默了很久,整个人在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。再次出现在莫风面前时,已经是三个月之后。 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,倾月颜再次见到莫风一没有恶语相向,二没有剑影相加,更没有提什么报仇或者离开的话,而是十分诡异地接受了莫风的求婚…………  当莫风将幻月神纱给她披上的一刹那,银月殿上上下下,上至王孙公子,国师宰相,一品大元,下至侍卫,宫女,仆从,杂役……一干人等全都震惊了,全场诡异的安静,他们怔怔地看着他们的王,心中所想的只有一句话:果然啊,这个女人不愧为祸世妖女,红颜祸水,妖女误国啊!  莫风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:“从今天起,颜儿就是你们的王后!你们要想尊敬我一样,敬重她。记住服从我的命令是你们的天职,服从她的命令是你们的本分!若有人胆敢阴逢阳违,就休要怪本王翻脸无情,心狠手辣了!你们时刻要记住,得罪本王,孤最多杀了你,得罪她,孤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?欺孤者,杀之,辱她者,孤将百倍还之!” 共 991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

男性不育患者应当多吃那些食物
昆明好的癫痫专科医院
癫痫患者在饮食上有什么注意的吗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