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乌海资讯网 > 育儿

半面妆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04:50:43

夜,青衿又看到了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那个女子。着一领藕荷色的薄衫,轻如蝉翼的浅粉罗裙在微微的风里飘得如梦如幻。总是背影,无数次无数次的出现在他的梦中。一幅欲言又止,似要回头的样子。却只是轻轻的垂首,驻足。终究只是望见了她的侧脸,只是朦胧的一个表情,竟已美的动人心魄。正在痴望讶异,世间怎会有如此美好的女子,却正好捕捉到了一滴眼泪从她眼角静静滑落的样子,突然心疼。无法抑制。  惊醒时已是清晨,窗外云淡风轻,悠悠然有桃花初放的清香飘然而来。满额细汗,在这样的清香里渐渐平复。    打开电话,看到书眉的语音短信滑落进来。  “青衿,明天是我父亲生日,希望你能来。”然后是久久的沉默像是等待又像是无奈的悲凉,续而轻轻叹息一声“吧嗒”挂上电话。  如若不是那些奇怪的梦境,青衿或许早与书眉走进了婚姻。学习为人夫为人父,然后一步一步走向中年,走向老年……  而最近总是梦到那个女子,凄楚的背影,长长的颈项低垂,只能望见侧面那只滴泪的眼,已会心碎。那种被击中的感觉,有爱的味道。青衿震惊,猛然惊觉自己近日以来一直无端疏远书眉的原因,居然是因为一个虚无的梦境。他嘲弄的兀自撇了撇唇,拽了外衣径直去了公司。    低头准备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,却突然听见有人依依呀呀哼唱着,昆曲《琴挑》中的【懒画眉】:  一场秋风凉,一叶梧桐落。谁奏幽幽懒画眉?秋雨声声和。  待到重阳节,把酒东篱坐。牛女遥遥两岸隔,羡煞卿与我!    他一怔,将门悄然推开,看见一个女子,低垂着头,背着身一边整理着他桌上的东西一边轻声浅唱。阳光从窗户里撒进来,她扬起手遮在眼前,轻轻回身……  那样子,似曾相识。青衿想起那只有眼泪滴落的眼。  他站在那里轻轻的咳了一声。女子猛然回头,身体沁在阳光里,薄薄的如同清透的花瓣。青衿在心底呐喊,这样纯澈的女子。  女子慌乱的说声“牟经理,早。”  牟青衿应了一声“早。”然后注视着眼前的女子,确定之前从来没有在公司见到过她的时候,急急的抬头问“你是谁?”青衿似在梦里,满脑子都是那只流泪的眼和幽然离去的背影。  “我姓花,叫夭夭。大家习惯叫我夭夭或者花妖。我是前几天应聘进来给您做助理的。”女子轻声说着,眼睛始终不敢抬起来看向对面的青衿。  “我见过你。”青衿情不自禁的说到。话一出口突然觉得自己太过唐突,怕这个女子会认为自己是个肤浅的登徒子,找这么拙劣的籍口。夭夭猛然抬头,大大的眼睛里有嗔有喜,看青衿突然沉默,她又陡然低落下去,眼里似蒙上一层薄薄的水雾,低垂了头转身悄悄走了出去。    初春微寒,细雨盈盈。青衿走向那片桃园,看花瓣上晶莹欲滴的水珠上映射出自己孤寂而疲惫的面孔。他一伸手,轻轻的想要拨落桃花瓣上的水露。只是轻轻碰触,便有无数粉嫩花瓣伴着似琉璃一般剔透的水珠儿纷纷落下。他一慌神,似听到女子嘤嘤哭声。有琴音冉冉而起,女子泣声吟唱“相见春风已去,别时黄叶堆满地。欲将此情寄予琴,不曾想,指未动,泪已沾满襟!”  青衿惊异未定,速速转身抬步就走。  他一直在想,自己是否进入了一种梦幻,时时如同行走在梦境中,虚无的女子,飘渺的琴声……    青衿转身离开时,那树桃花突然幻化出一个盈盈少女。发髻如云,钗环叮当,月白色小袄下浅浅粉色一袭罗裙素裹。女子面如桃花,腰若扶柳只是脸颊带泪。轻轻叹一声青衿,你可记得我。  “牡丹妹妹你看,可怜的桃花妹妹,因了我一时的失误让她历劫了三生三世的情爱之苦。”一位绝色女子身着素净白衣,脚踩祥云,幽幽然问身边着红色衣裙的美艳女子道。  “百花姐姐不必太过自责。五百年前,你我一百个姐妹因为武则天百花齐放的旨意,在冬季逆季而齐放获罪天庭。大家齐齐被贬下凡间。而后我们又陆续被召返庭。而桃花妹妹一直在世间轮回三生三世自有道理。一世为才女‘赛赵娥’张凤雏,为救郎君死在乱箭之下,情债未清。二世为恶霸苏穆帆之妻名为陶桃,其夫恶行天下,世间只对陶桃一人独好,而陶桃为了解救被害书生失手将其杀死。重又获了命罪,被打下凡间成为一树桃花,它心向善潜心修炼,渐渐成精,只是依旧逃不过一个情字纠缠。”红衣女子说。  “桃花桃花,命中注定桃花劫。”白衣女子叹道。  “姐姐我看她两世凄苦,今日我且要帮她一帮,让她得到那男子的爱,完成她三世之情劫,早日与你我姐妹团聚。”红衣女子任性的说。  “妹妹莫要乱来,世间之情爱岂是你我能勘得透的。莫要再给她舔乱,让她兀自悲伤。”白衣女子急急阻止道。  “我们回去且等她三日,在来接她。”白衣女子接着说。  “姐姐可晓得了些什么?”红衣女子轻声问。  “天机不可泄露,我们先回去侯她吧。”白衣女子柳眉轻锁,语有怜惜。  说话间,红衣女子向下一看,望见青衿手中提着礼物和书眉笑吟吟的走向家去。她心中暗骂一声“这个呆子。”顺手在腰间摸出一个桃花坠子向下一丢,默念一句“逃之夭夭,灼灼其华……”  青衿突然觉得眼前一道红光,然后大脑就有些混沌。满脑子幻觉重重,梦中那个女子的脸,一会长发如丝,一会发髻如云,一会泪眼朦胧,一会浅笑盈盈。他有些眩晕的慌忙抓住书眉的手,轻唤一句“凤雏!”心头绞痛。书眉惊慌失措,一声声唤着青衿。青衿这才慢慢清醒过来,握了书眉的手,歉意的说“书眉,最近我老有幻觉,常常梦到一个身着古装的女子,侧身哭泣。有时候白天好端端的似乎也能看到她,泪眼婆娑的侧着身体,似语还休。”书眉久久的望着青衿的脸,声有悲戚的叹道“你若真的外面有人请告诉我,我放你走。”“书眉,我们早点结婚吧。”青衿突然疲惫的说。书眉手指轻轻划过青衿的脸,落下泪来。    是日,青衿在办公室里翻阅单据,夭夭敲门进来,面有倦容,整个人似乎缩小,像开始枯萎了的花朵。青衿抬头看她,只觉得曾经相识,却并不能忆起什么。  “有事?”青衿问。  夭夭颔首垂眉,轻轻叹息道“我要告诉你一些事情。”  青衿听她口气有些惊讶,平日里她总是“牟经理,牟经理”的称他,从来不会如此说话。  “你说。”青衿停下手里的工作,抬头望着她微笑着说。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女子,内心总会觉得亲近热切,似乎相识许久。  “你,我……”夭夭刚要开口,就有人敲门进来。  两人同时抬头,齐齐看向走进门来的书眉。书眉望见夭夭微微一怔,心里叹道,好美的女子。  “不好意思,不知道你们在谈事。”书眉虽然微笑着说,可言语里透出许多不安来。  夭夭不应,只是转身对着青衿说“牟经理,我先出去了。”她转过头来对书眉微微颔首。等夭夭出去,书眉注视着青衿望向夭夭背影的失神样子内心疼痛,原来他近日种种纠结迹象都是为了一个她!!  “你确定,我们要结婚么?”书眉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说。  青衿似被猛然间拽回现实,愣了愣微笑着揽了书眉的肩说“当然啊,难道你现在就想反悔?”书眉突然落泪,靠在青衿胸前说“我怕——”  “你要相信我。”青衿拍着她的背安慰说,似乎也在安慰自己。  那个夭夭,那个梦中的女子终究是梦。    是夜,青衿缓缓从床上爬起,顺着琴音一路走去。初春的夜,月浓露重,他似没有意识般走园中。  月下,有个白袄罗裙的女子,低头抚琴。琴声哀婉,声声如诉。他驻足来听,如痴如醉。  突然琴音戈然而止,那女子起身飘飘然向他走来,他抬头看她,这不是夭夭么,她怎会在这里。女子径直走过来,欠身向他问安,他也不惊不怕,似漫游在梦里。  “青衿,你可记得我。”女子眼波如烟朦胧。  “夭夭。”青衿梦呓一般回答。  “不,此生我只是一个花妖,桃花精。”女子喃喃细语。  青衿微笑,倾身来牵她的手说“不论你是人是妖,我第一眼见你就觉亲近。如果真有前生后世的话,我们前生或许还是夫妻。”青衿开玩笑的说。  “我们做过两世夫妻,第一世在公元692年,我名张凤雏于你拜堂成亲之时,有官兵杀来我为救你被乱箭射死我们情债未了。第二世在公园925年,我名陶桃你名苏穆帆,我被你抢去做了压寨夫人,你前世为人凶残独对我好,我怕你杀戮太重救一书生失手杀死了你,我重获命罪。此生我降生为桃,悉心修炼想我在可待之日修炼成仙,谁知又落身在你园中,日日受你浇灌培植对你又有了儿女之情。”说到此女子别过身去黯然落泪。  青衿突然捂胸呻吟。望见夭夭落泪他居然心有撕裂之痛。  “怪不得我前日心痛,叫出凤雏两字。”青衿惊叹道。  “你不怕我?”女子回身问他。  “既是两世夫妻,何来惧怕?”青衿怜惜的拂过她的发丝幽幽的说。  “你是人,我是妖。你我今生只怕是有缘无份。”女子伤感声音凄凄。  正说话间,两人听见园中悉悉索索似有人走来。夭夭大惊倏然转身立地成一树桃花,青衿回望看书眉醉醺醺摇晃着走来。嘴里唤着“青衿,青衿。”  青衿似从梦中惊醒,抬眼望着身边的一树桃花,怔了怔,向书眉奔过去。他半搂半抱着书眉,轻声的问她,“你怎么这么晚过来这里。”书眉双手揽上他的腰急急说“我梦见你要离开我,和夭夭牵手齐齐飞向了天。”青衿自责,用力抱紧她,悄悄转身望了一眼身后的桃树,似乎听到女子轻而幽幽的叹息声。    想必近日是中了邪,怎么会生出种种怪事。青衿悄悄去寺院求了辟邪符压在枕下,当真几夜睡的安然。他也躲避着极少在去公司,他怕碰到夭夭,怕被她的目光蛊惑,虽然她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。但是他在她的面前,只要望她一眼似乎都要被吸引。她是他的灾难,他想。  青衿紧锣密鼓的张罗着婚事,他想结婚之后所有幻觉之类都会飘散吧。  可是那日书眉来他住处留宿,突然发现他园中那树桃花只要她靠近,朵朵花儿都会倏然暗淡。她诧异非常,跑进屋内拉了青衿出来。青衿刚一靠近桃树,那桃花便朵朵含羞欲滴,颜色娇艳。书眉笑说“这桃花说不定是个女妖,暗恋你呢。”青衿似有什么被她说中突然脸色难看,伸手抓了她的胳膊就走。这次青衿听到女子嘤嘤哭声。他心痛难耐卧地抽搐。  书眉惊惧,慌忙送他去了医院,医院许多专家会诊无果。只的看他日日憔悴,之后似乎梦魔缠绕扣里一会喃喃唤着“凤雏”一会唤着“陶桃”一会唤着“夭夭”。书眉连日衣不解带照顾他,内心对他院内那树桃花起了反感。若不是它青衿怎会如此。  书眉累极,伏在床畔睡着了。  夭夭轻轻推开房门进来,眼睑含泪。唤两声“青衿”已是声音哽咽难言。  续而说“我以为你对我还有怜惜,能够感应我的痛处。所以虽然知道今生不能成为夫妻难过却稍有安慰。而今才知道,你是被人种了桃花蛊,所以见我落泪就会心碎痛疼,前生让你丧命,今生让你痛处。我一一会还你。”说罢,她已面色煞白,似一叶透明的花瓣,轻盈晶透。  “原来只是我误会了。”她转身,食指和拇指轻轻一弹飞出一道金光直打在青衿胸口。青衿呻吟着清醒过来。她深深望一眼他倏然消失。  “夭夭,夭夭。”青衿焦急的呼叫。  书眉被他的唤声从梦里惊醒过来,怔怔的望着他然后眼泪汩汩流下,挥手甩了青衿一巴掌道“你一直都骗我,你早就有她何必还要答应同我结婚。”青衿呆呆的望着摔门而去的书眉。此刻他满心都是夭夭薄薄的背,和安然失色的面容。他不要前生,不要来世,不管她是妖是人,他都想和她在一起。他发疯一般的思念她。  他从床上跳起,拨下针头跑出了医院……    “你好,我找花夭夭。”书眉脸色温怒,走进公司对前台的女子说。  “对不起书小姐,夭夭因为身体不适已经辞职了。”前台女孩惋惜的说。  “辞职!!”书眉惊叫。  “是的。”  “可有她联系电话。”  “没有,她走的很急之说要去休养,也不知道去了那里。”  “哦!”书眉不满的叹道。  书眉想:你倒是躲的极快。她又匆匆跑出去打车直接去了青衿家里。    “牟经理?”前台的女子看到青衿穿着病服一脸憔悴的跑进公司惊讶的叫道。  “夭夭可在公司,你通知她来我办公室,我要见她。”  “啊!夭夭身体不适辞职两天了。刚才书小姐也来找她。”  “辞职?!她去了那里?”  “对不起——”  没等说完,青衿已慌忙的奔了出去。  对那树桃花,那树桃花。之前一直以为是梦境,其实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不愿意打乱现在的生活罢了。他直奔家去。    “夭夭——”青衿看着书眉挥着大而雪亮的砍刀一下一下,将那树本已零落的桃树砍的七零八落。愤怒的一把夺过刀子扔在地上,然后蹲下身体温柔的抚摸着被砍的伤口,说“夭夭,不论你是人是妖我都爱你。我们不论前生,不要来世,我只要今生和你在一起。”话一落眼泪就滴落在桃花瓣上,那枝枝截截的桃枝上汩汩的流出晶莹的水滴来。青衿知道她哭了。  “青衿,你莫要疯癫了,别在吓唬我。”书眉跑上去抱他。  青衿只是抚摸着那些断枝一边落泪一边唤着夭夭。  “欠你的我还你了。我们历劫三生三世终究了了这段俗缘。”青衿和书眉闻声同时抬眼望向空中。看见夭夭飘飘然在空中,映照在光线下透明的如同水晶,五官已经慢慢消散开来,然后是衣裙淡淡化去。青衿追唤着她。  “桃花妹妹,跟我回天庭吧。人间情爱之苦,你已轮回三生三世,同他的情缘已了。”  突然空中一白衣绝色女子踩着祥云迎上来扶住夭夭说。  夭夭叫一声“百花姐姐。”拜下身去。  “妹妹受苦。”  “我求姐姐一事,姐姐可愿意帮我?”夭夭问。  “妹妹可是要我让下面两人忘记近日种种,让他们重新回到原来的生活中去?”百花仙子问。桃花仙子微微点头。  百花仙子溺爱的抚摸着夭夭的手,从兰中摸出一些桃花花瓣扬手撒下。然后和夭夭携手飞去。夭夭再次回首望向青衿,心底默默说道“青衿再见。我们再无来世!”    青衿从梦里惊醒,发现自己居然在园中睡去,身边有点点桃花飞舞。他暗叹好奇怪的梦,然后看到同样在园中熟睡的书眉,轻笑着走上去摇醒她。宠溺着摁了下她的鼻子说“真是人面桃花相映红啊。”  两人相拥走出花圃时,青衿回头望去,似乎有什么从记忆里被剥离,却似乎什么都没有。他微微一笑,真是美梦一场。 共 552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哈尔滨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家好
云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
癫痫患者生活中的保健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